第54 章 压寨…相公?

    时间匆匆。

    从落脚扶风家族,一转眼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林铭渐渐也适应了这种粗茶淡饭的生活。

    这种适应很快就从勉强度日变成了接受,这种变化让林铭不得不感慨人类适应性的强大。

    原本眼睛还盯着那座院子里豢养的麋鹿和白鹅,但是自从被扶凰住了个现行之后,林铭也只好强忍着肚子里的馋虫。

    大概是知道林铭对那些所谓的养生之食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扶凰接下来送过来的食物里,隔三差五也会多上一条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鱼类。

    虽然还不够塞牙缝,但是对于数日不知肉味的林铭来说,这几条鱼简直成了人间美味。

    这段时间里,

    林铭除了继续找到大量的书籍阅读以外,脑子里也在开始思考怎么去找到何小武他们,毕竟留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女儿国虽好,但是林铭也没有长期留在这里的打算。

    这对林铭来说尤为重要。

    随着看过的书籍越来越多,脑子里对这个世界的构画也越来越清晰。

    然而,

    知道得越多,林铭越发地对自己的处境有些担忧。

    一头掉进羊群里的老虎,

    林铭也不得不装成一头温驯的猫。

    好在扶凰大概清楚林铭的来历一旦被外人所知极有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段时间除了安排那个给林铭送食物的女仆以外,几乎没有让第二个人跟林铭接触过。

    然而,

    千算万算,

    林铭还是漏算了那只鹅给自己带来的麻烦。

    这天上午。

    林铭跟往常一样结束一天的体能训练之后,手里捧着一本大陆风物史正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院子里冲进来两道完全陌生的人影。

    没等林铭起身,来人突然就冲到他面前,恶狠狠道:“就是你吃了我养的鹅?”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看到竟然是两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林铭浑然不在意,仍然大咧咧地坐在那里,抬头斜着打量了一眼就继续盯着手里的书。

    但是很快,

    林铭就看到扶凰给自己安排的那个女仆一脸神色紧张地从院子外面冲进来,弱弱的身子站在两个小姑娘背后,似乎对两人十分忌惮。

    他立马就明白,这两个小姑娘的来历怕是不简单,当即也不摆脸色,笑呵呵的站起来。

    道:“鹅是我吃的,你想怎么办?”

    一只鹅而已!

    又不是什么灵禽珍兽。

    林铭虽然并不想惹事,但是也不见得会怕事。

    不过很显然,林铭还是低估了这只鹅。

    “承认了就好,既然鹅是你吃的,那我就把你拿去剁碎了喂鹅。”

    恶狠狠地朝林铭瞪过来,为首的小姑娘嘴里竟然冒出一句完全跟年龄不相符合的惊人之语。

    林铭一时间竟然为之愕然。

    一只鹅!

    特么的为了一只鹅就要老子的命!

    你特么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脸色顿时沉下来。

    死死朝年轻女子看过去,见她脸上一副浑然不惧的模样,顿时就明白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

    林铭立马双眼微睁,眼里射出两道寒芒,像是在看死人一般盯着那两个年轻女子。

    似乎察觉到林铭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

    那两个年轻女子也有些忌惮,并没有继续在言语上激怒林铭,对视了一眼竟然很快就离开了院子。

    就在林铭暗自摇头之际,给他送食物的女仆已经匆匆跑过来,拉着林铭就往外边跑。

    “你干嘛?”

    林铭有些不解。

    “你别问那么多了,快跟我离开这里,否则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为什么来不及。”

    “扶灵跟扶摇是家族的堂小姐,偏偏还无比受到族长的喜爱,你吃了她们的鹅,她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必须马上跟我离开这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女子的语气很急,这让林铭突然有一种很憋屈的感觉。

    特么的!

    老子大老远地从地球上穿越了不知道多少个光年跑到这个鬼地方来。

    原本是要来拯救世界的,结果……结果竟然要因为一只破鹅逃命!

    卧槽!

    这特么的什么狗屁道理!

    林铭有些无语。

    但是心底却十分清楚,恐怕年轻女子说的并不是假的。

    然而,

    就在林铭起身回到屋子里将包裹拿起来,手里握着自动步枪出来的时候,院门再次被人推开。

    砰地一声。

    金属撞击的声音猛然在院子里炸响,随即一道道浑身被甲胄包裹着全副武装的女骑士纷纷冲进院子里死死将林铭和年轻女仆围住。

    唰地一声。

    女骑士手里的长刀齐刷刷地递出来拦住林铭周身的所有退路。

    很快,

    那两个离开的女子再次从人群里站出来,脸上赫然一副恶霸调戏民女的模样,恶狠狠地瞪着林铭跟那个年轻女仆。

    “哼,你这个贱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通外敌,把她给我抓起来。”

    闻言,两个女骑士立马站出来朝女仆走过去。

    “慢着!”

    林铭突然出声。

    “你们要抓的人是我,跟她无关,我跟你们走,放她离开。”

    好汉不吃眼前亏,林铭很清楚,即使是自己手上有枪,但是双拳难敌四手,真要打起来的话,自己还真不一定扛得住眼前这一群女疯子。

    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好,我答应你,你跟我们走,我放她离开。”

    身侧的女子还想说什么,但是林铭冲她摇了摇头,随即低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什么事情,不过时间太长就不一定了,你马上去找扶凰,让她来找我。”

    落到一群疯女人手里,林铭也不敢侥幸,这个鬼地方的女人,完全不能用地球上的常理来推断。

    鬼才知道他们会不会是看上了老子的美色抓老子回去做压寨夫人…呸,压寨相公。

    一想到有可能会被一群女人扒了精光跳光屁股舞,林铭就有些毛骨悚然。

    毕竟……老子还是处男啊!

    很快,

    林铭被一群人用刀驾着脖子离开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院落。

    朝四周已经漫过膝盖的野草瞅了一眼,林铭突然有些后悔刚才装大头的冲动。

    不过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强自打起精神来,林铭被带到一个光线并不是很明亮的屋子。

    随即那两个女子走进来。

    “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拔下来。”

    林铭一愣!

    卧槽!

    真要扒衣服!

    不会这被老子猜中了吧!

    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贱贱的表情。

    “嘿嘿,那个……那个能不能商量一下别脱衣服!”

    “我问过你吗?你给我闭嘴。”

    林铭顿时就怒了!

    见过男人扒女人衣服的,还是头一回碰到女人扒男人的衣服还这么理直气壮。

    但是被人用刀驾着脖子,林铭也不敢用枪,手里拿着枪,但是又不敢把事情闹大。

    只好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谁知道身侧的女子竟然真的动手朝他身上抓过来,林铭顿时又惊又怒。

    正当林铭要动手之际,扶凰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进来。

    “扶灵,只要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保证你走不出这个院子!”

    话落,

    院门被推开,扶凰一袭白衣,身形闪现,林铭顿时松了口气,扣住扳机的食指缓缓松开,朝扶凰投去一丝感激之色。

    “哼!我当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一个低贱的男人竟然敢碰我的东西,原来是你。”

    叫做扶灵的女子冷冷地朝扶凰瞪过去。

    “低贱?真不知道到底是你的胆子大还是我的胆子大,林铭马上就会是我的郎君,你竟然敢动他,你信不信我马上就拆光你的院子”

    “什么?”

    听到扶凰嘴里的话,扶灵顿时愣在那里,满脸都是吃惊之色,问道:“该死!扶凰你…你竟然选一个来历不明的低贱男人做你的郎君。”

    “不错!我就选他做我的郎君,你有意见?”

    另一侧,

    林铭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脸上立马露出一丝疑惑。

    郎君?

    特么的谁能告诉我郎君到底是什么鬼?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是压寨相公的意思。

    扶凰竟然要他做压寨相公?

    林铭有些凌乱了!

    这特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只是,

    这个福好像有点用药过猛啊!

    林铭突然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