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紧急归队

    关于灵隐山的变化…真的很少。

    林铭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

    山,还是那个山,跟去年走的时候是一个样子。

    站在灵隐山的山顶上放眼望去,

    眼底尽是一片浓郁的墨绿色,三月的炊烟袅袅,雁成行往北飞。

    山脚下,湖里水波滚滚,春风拂面,连心都能比平时安静不少。

    林铭是昨儿个很晚才到家的。

    从基地里出来,何小武开车把他送到城里的汽车站,在路上疾驰了将近4个多小时就到了县城。

    正好碰上镇上最后一班转运客车,林铭也不陌生,攀了几句好话,加上他身上又是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拉客的老师傅一看就笑脸答应下来,免费把人给送到了山脚下村口的柏油路口。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林铭递了张名片,让他走的时候再联系他,到时候一准儿把人给送车站上去。

    这让林铭原本古井无波的心里又多了一丝涟漪,或者说,对身上穿着的这身军装多了一丝理解。

    除了挨枪子儿以外的一些东西。

    还谈不上责任,

    但是也比义务要高尚一些。

    “喂,当兵的!”

    站在山顶上,

    林铭发了好一会儿愣。

    下了山,一路沿着小路回村。

    到了村口的水泥路上,

    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唤他,扭头一看,顿时咋呼起来。

    “卧槽,谁特么当兵的,老子是军官!”

    两只手死死地把住来人的肩膀扭在一起,林铭本来就个子老高,但是来人竟然还比他要高半个脑袋。

    “得了吧,就你,当了半年兵还军官,毛兵吧!啥时候回来的,咋没一点动静呢。”

    跟林铭碰到一起的是高中同班同学林业,也是一个村里的,当初村里四个人一起上初中,上完初中上高中。

    林业是唯一一个通过文化课考上省城重点大学的,林喜和林军参加部队特招去了军校,只有林铭吊车尾在家窝了两年。

    去年过年回来听说这小子莫名其妙地被部队招走了,林业还有些犯嘀咕。

    好好的当什么兵。

    “昨儿晚上回来的,你咋在家里,学校里放假了?”

    林业摆了摆手。

    “放哪门子假,我回来办点事情,本来打算今天就回学校的,没买到票,等明儿个一早再走吧,好半年没见了吧咱们。”

    “嗯,大半年了,部队里管的比较严,这次回来也是批准了才行的。”

    “怎么样?部队里是不是很爽?我听说在部队里,天天都打枪,子弹管够。”

    不关哪个年代,军营对普通人来说还是有些神秘的。

    不过林业显然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军盲。

    子弹管够是管够!

    但是你特么的也得打得完啊!

    到了最后看见子弹就想吐,要不是任务压人谁特么想一天到晚打靶子。

    呵呵笑了笑,林铭也懒得解释。

    “还行吧,打枪倒是经常打。”

    林铭也好奇,要是让这家伙除了吃了拉撒睡,一天打12个小时的枪,看他还爽不爽。

    “那你们部队里女兵多不多?我看那些从部队里出来的女兵,一个个身材都好到爆炸,那英气逼人的小模样,要是能找个女兵做女朋友怕是得高兴坏了。”

    林业的问题让林铭一脸的懵逼。

    谈到女兵,一想起王一然的原地旋转一百八十度左侧踢右侧踢,他就有些不寒而栗。

    高兴坏了?

    呵!呵呵!呵呵呵!

    高兴不高兴不知道!

    但是,

    坏了肯定是坏了!

    还是小心小心自己的蛋吧!

    “不说这些了,等下午有空咱们再找时间聊聊。”

    “行!”

    ……

    难得回来一次,

    林铭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跟这家伙谈女兵找虐的事情上面。

    儿子回来。

    林父林母想问的问题太多,从林铭吃饭到睡觉,恨不得一口气把能问上的全都给捋清楚。

    “妈,你就少操点心吧,部队里什么都有,不比咱家里差,你跟我爸不是要去县城住来着,怎么还往咱村里窝着呢?”

    现在山脚下摆明了就是放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而且还是一爆炸就长蘑菇的那种。

    老夫妻俩没去城里,林铭心底还是不大放心。

    “好好的去县城干什么,你妈头一回那是说气话。”

    “爸,我看我妈这主意不错,县城啥都方便,比咱们村里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咱们部队离县城也近,平时放假了我回县里看你们也简单,这一回还是我跟领导说了好几次才让我回来的,下次指不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想着那个任务的事情,

    林铭还真有些拿不住下一次回来是猴年马月。

    “那没关系,部队里的事情要紧,我跟你妈又不是老的走不动了。”

    林铭有些无言以对。

    ……

    夜色已深。

    林铭却浑无睡意。

    刺耳的电话铃声在空旷的夜幕下显得很清晰。

    一股脑从床上爬起来。

    林铭一拿起话筒。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顿时就让他有些愕然。

    “归队?现在?小武哥,这天还没亮呢!”

    “你小子哪来的这么理由,军令如山倒,让你归队就归队,时间不等人,你马上收拾一下到下面的路口,我们很快就到。”

    啪嗒一声,

    电话挂掉,林铭愣在那里,心底砰砰地跳起来,脑子里转得非常快。

    他很清楚,

    何小武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这个时候要他归队,那就说明任务十分紧急,十有八九是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但是现在出发,林铭还没有做好准备。

    “大半夜的,谁打电话来?”

    林铭一扭头,看到林父林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都床上爬起来到了客厅里。

    脸上立马挤出一丝笑容。

    “妈,你们咋都起来了?”

    “没啥,睡不着,这么晚谁打的电话?”

    林父显得异常镇定,但是林铭分明看到他挽着自家老娘的手臂有些发抖。

    一咬牙道:

    “是部队里打来的电话,让我马上归队!”

    说完林铭胸腔里有些发堵,

    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涌上心头。

    太突然了!

    何小武的这个电话让他感觉到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这样啊,那你赶紧收拾东西,我送你下去,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孩子收拾收拾。”

    随即一片忙碌。

    打好行李包,穿上一身军装,林铭心里越发地有些发堵。

    “爸,你别送我了,我这就走,你跟我妈回去继续睡觉吧!”

    ……

    “行!那你照顾好自己!”

    林父几乎是咬着牙点头答应下来。

    林铭不再迟疑,

    拿起行李推开远门随即没入黑色的夜幕里。

    身后,

    等林铭的影子再也看不见,林母的声音立马就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孩子心里藏着事情,这一回回去指不定啥时候能回来……”

    “行了,你就别哭了,孩子有任务归队,好好的你哭什么。”

    说着安慰的话,林宗阳的声音却有些发抖。

    知子莫若父。

    林铭虽然掩饰得极好,

    但是眼底的那种焦虑他还是看的分外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