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最后一次

    林铭一直想当一个好兵,穿起军装会很帅的那种。

    至于打仗……

    其实,能不打最好。

    毕竟,

    打仗会挨枪子儿,挨枪子儿就会疼,而且还会死人。

    真的死那种,

    砰砰两枪,子弹穿过身体透心凉,一动不动,跟条咸鱼一样硬梆硬梆的。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大可能。

    在部队里,尤其是一支以打仗为目的,而且执行的还都是那种又烂又可怕的特种任务的部队,只负责帅的兵几乎没有生存的余地。

    不说黄黑脸和任黑子会嫌弃,就连林铭自己都感觉有点说不过去。

    就像何小武说的,

    帅又不能挡子弹,子弹该射你的时候一点也不会跑偏。

    没道理人家长得丑就专吃子弹,长得帅就不会。

    至于色诱……

    葛大爷的那一刀…哎…林铭想想,还是算了吧,那一刀挥下去……他有些难以接受。

    林铭的逻辑还是这么简单,

    所以,他现在想当的兵,应该是又帅又能打仗的那种,颜值与战斗力并存,美貌跟智慧同时在线。

    “要不这一次任务你就别去了?反正也不差你一个,而且你还是个新兵,训练都没有完成,你要是提出来不参加这次任务,我看任队肯定也不会拒绝这个要求。”

    休息室里,

    何小武拍了拍林铭的肩膀,语重心长,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一改此前的戏谑变得有点严肃。

    打仗毕竟不是儿戏,林铭又年轻,虽然这个家伙成长的速度快得有些令人咋舌,但是第一次就让他执行这种任务,何小武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谁说我要参加这个任务了?”

    林铭突然抬头问道。

    弄得何小武一愣。

    卧槽!

    感情你小子在这里忧郁了半天,想的竟然不是这个问题,亏的老子还以为你深明大义。

    白瞎了操这份闲心。

    “得,那当我没说!”

    何小武气急。

    “不过小武哥,你还别说,我倒是蛮想参加这次任务的,这可是去外星球打仗啊,你想想,万一要是立功了,那就是名垂青史,将来要是战争胜利了,我们进军太空的时候,谁提起这段历史还不得念叨念叨咱们的名字。”

    林铭脸上有些兴奋的样子。

    脑子里想想那些当初第一批冲上太空的人,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第一次在火星上留下足迹的人……等等,哪一个不是被三大联盟政府当做英雄人物来宣传的。

    有钱没钱不敢说,

    但是找老婆肯定是一块金字招牌。

    当了半年多的兵,林铭算是明白了,自己当初就是被黄韬那个混蛋给忽悠的。

    就部队这种抬头全是汉子低头全是鸟的基佬集中营,找个老婆不比通过猎人训练营考核容易。

    只是可惜……万一回不来那就真惨了,能不能被人记住名字还没个底。

    这种保密等级高达SSS级的任务,少说也要过个三五十年甚至上百年才会被解密。

    成功了倒还好说,回来肯定是灯光笼罩,最高领袖接见,签名签到手软……完全就是意气风发风光万丈的那一套程序。

    但是如果没成功,

    那估计连死都没人知道死在哪儿了。

    所以,

    兴奋归兴奋,但是林铭还是知道轻重的。

    老林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苗,死肯定是不能死的,至少也得等到结婚生了娃娃再死。

    “你小子哪来那么多的问题,当兵打仗可不是为了扬名立万,咱这是为了建功立业。”

    何小武被林铭嘴里那一套一套的说辞弄得有点眼晕。

    不过显然,

    论到讲道理,十个他也比不上一个林铭。

    “小武哥,扬名立万跟建功立业有区别吗?”

    “应该有吧!”

    何小武不大敢确定,毕竟他只有中学文凭。

    “啥区别?”

    林铭完全一副虚心请教的模样。

    “……”

    何小武有点语塞!

    “反正就是有区别,我记得当初我们进新兵营的时候,负责带我们进行训练的老兵班长告诉我们,

    当兵就是为了打仗,打仗就是为了胜利,但是胜利的目的是什么,其实他也说不上来,说保家卫国那太遥远了。

    后来到了战场上,真的拿起枪跟敌人往死里拼的时候,我才明白一个道理。”

    回忆起当初的情形,何小武似乎有些惆怅。

    点了根烟塞进嘴里。

    林铭舔了舔嘴唇。

    “来一根?”

    “不要了,我还没结婚,小武哥,你别光顾着抽烟,接着继续说啊。”

    林铭的年纪还小,刚刚二十岁的小伙子,对这种老兵的战斗史有异常浓郁的好奇心。

    “嗯。”

    “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我记得当初是为了去边境追捕一只潜入境内进行非法交易的国际雇佣兵和毒贩,这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打起仗来完全比正规部队还要疯狂。

    而且我们多数都是新兵,第一轮进攻就有好几个战友被子弹击中了,死没死掉,但是浑身是血的那种样子,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怕。

    当时我的想法就是一定要给他们报仇,后来第一次杀人,第一次中枪,慢慢地我就发现一个事实。”

    何小武讲起故事来,跟流水账也差不多,但是这种真实的故事,林铭还是听得津津有味。

    “什么?”

    “在战场上,什么建功立业,什么保家卫国都是虚的,唯一支撑你不停地从战壕里爬起来继续战斗的动力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为自己活下去,为了战友活下去。”

    深吸了口烟。

    何小武有些怅惘。

    “就这么简单?”

    林铭似乎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

    “就这么简单!因为枪声一响,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东西,要活着,你就必须去战斗,要么是敌人死,要么是你自己死。

    所以战场上只有两种人,自己人和敌人。”

    沉默下来。

    林铭没有继续问下去。

    何小武嘴里说的这些东西,他都能听懂,但是体会得并不深。

    脑子里回忆起第一次被黄韬带上战场的那种感觉,林铭却记不起来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也有可能是当时太紧张了。

    不过何小武最后说的那句话他很赞成,

    战场上,除了自己的战友,只有敌人。

    “你小子,好好考虑考虑吧!我估计顶多两三天,咱们就要出任务了,这段时间好好想想,实在是不想参加的话,到时候我跟任队说说。

    对了,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情,回家探亲的假期,上面已经批了,我记得这里离你家应该不远吧,你这两天可以回家一趟,看看你父母也好。”

    拍了拍林铭的肩膀。

    何小武吸完手里的烟,语重心长地来了一句。

    林铭点了点头。

    等何小武离开。

    心里想着,是该回去一趟了!

    不管参加不参加这次任务,都该回去一趟。

    假如真的参加这次任务,说不定这次回去是最后一次。

    林铭从来就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但是事实告诉他,对于一个穿上军装的人而言,最后一次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