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貌美如花不如胆子大

    像林铭这样清纯脱俗,

    三岁脱了开裆裤,

    五岁开始不尿床,

    十岁迎风尿三丈的人……

    总是难免被美貌所拖累,整日沉迷于过于帅气的外貌而不可自拔。

    …当然,

    林铭的美貌并不是天生的!

    这完全得益于他超越常人的三维立体空间想象能力。

    毕竟,

    一个个的都当将军那谁去做小兵崽子冲锋陷阵?

    人人都想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刷墙种地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小事总也得有人去做。

    既然如此,

    那脱贫致富,拯救世界的重任,还是让那些长得丑的人去吧……而我,

    负责帅气就行了!

    林铭的人生哲学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很多人都看不透,包括林铭的父母。

    这就跟当初没有人明白,为什么灵隐村这么个穷山僻壤的山旮旯里,联盟政府竟然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搞一个所谓的民生工程是一样的道理。

    好好的一座灵隐山,硬是给掏空了做什么防空洞。

    像林铭这种生于此长于斯的00后年轻一代,自从防空洞启用后都没爬过灵隐山。

    用前门葛大爷的话说:民生工程好是好,家家都住上了政府盖的小洋楼,但是作为灵隐人,竟然连灵隐山都没爬过,将来是受不得祖宗庇佑的。

    就为了葛大爷这一句话。

    林铭17岁快要高考那年,偷偷约了村里的林喜和林军两个小崽子,从铁丝网里钻进去爬上了灵隐山。

    山爬完了,腿也摔断了……

    但是,

    登高望远,聚王八之气,得祖宗庇佑这种美事,终究还是没落到林铭身上。

    反倒是林喜和军子那两个吊车尾的混球,竟然因为长得丑辨识度太低的特长被招进了军校。

    这一度让林铭对自己的美貌产生了浓烈的怀疑:难道美貌不是特长?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然而,等前门的葛大爷知道这事后,又有了新的说法。

    祖宗庇佑你得到的美貌自然是特长,但是,还差了一刀……毕竟,即使作为一个特工,林铭的美貌也是足够的,只可惜,那都是女特工。

    所以,就是这一刀让林铭跟心心念念的军校失之交臂。

    气得林铭他娘差点去拆了老葛家的屋子。

    但是打从高中毕业,林铭就再也没想过要考什么大学,而是窝在家里,读读书,干干农活,偶尔怀念一下曾经逝去的那些青春岁月。

    两年下来,身高体健,壮的跟个牛犊子似的小伙子,竟然多了一份文静气。

    不过大学没考上,林铭就像是跟那座灵隐山刚上了,隔三差五就要偷偷摸摸爬上去一回。

    村里人都知道,但是也不说什么,山里的娃,爬爬山练练腿劲总是好的,只要不被下面驻守的部队抓到。

    ……

    “林铭,这几天你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看看书,别往山上去,免得被人瞧见。”

    林老爹粗犷的嗓音把林铭从放飞的思绪里拉回来。

    搅了搅碗里的白米饭,嘴里淡得有些膈应。

    米饭拌咸菜,味道香还健康。

    当然,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林铭更喜欢来一盘糖醋排骨,红烧肘子,小鸡炖蘑菇…

    林宗阳是村里的干部,每天上午都要去村委那边坐坐班,下午回来吃完饭下地劳动,日子过得也清闲。

    “啥?咋还管起这事来了。”

    对于他老子这个破干部,林铭心里还是有几分得意的。

    虽然只是个小村干部,但是时不时就在网上发表两篇时评,在某知名论坛里也算是有名的笔杆子。

    要不是不愿意走出村,怕是早就去了县里的办公室当干部。

    “让你别去就别去,哪来那么多事儿,昨晚县里发了通知,最近上边有大领导会下来突击检查,

    咱们灵隐也没什么好检查的,但是前边那个山洞肯定是重点,别到时候被部队上的人给逮了过去,你老子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把你弄出来。”

    “不去就不去,又少不了一两肉。”

    若无其事地撇撇嘴应下来,但是林铭也没当回事。

    林宗阳也知道儿子的性子,出了门不放心,还是拉着媳妇唠叨了句。

    “你看着点,别到时候真给逮着了。”

    林宗阳难得这么认真。

    但是林铭娘也没在意。

    …

    灵隐村虽然地处边境的山窝窝,但是得益于那个防空洞,这些年国家投入大,交通还是很便利。

    村口的水泥路一路延伸到山脚下,下边分叉的是一条更宽的柏油路,直通灵隐山防空洞那边。

    吃了中饭。

    林铭拿着根鱼竿子,没有走大路而是沿着另外一条山路去了下边,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湖边上。

    这个人工湖是以前搞建设的时候挖出来的,后来部队里放了鱼苗在里边。

    林铭隔三差五就会来钓几杆子,部队里的人也看见过几次,倒也没有阻止。

    打好窝,放下钩,林铭的视线落到鱼漂子上面,正好能看见对面的柏油路。

    轰轰的发动机响传过来。

    一抬头,

    林铭就看到前后三辆蒙着绿皮的越野车从山沟子里钻出来往防空洞那边去了,气势不凡,看得他一阵眼热。

    这种军用越野,光是看着都带劲。

    去年林喜跟林军那两个狗东西回来还跟他炫耀,说在军校里这种车就是路边货,天天有得看。

    林铭有些不忿。

    天天有你咋不开一辆回来到老子跟前炫耀。

    光耍嘴皮子有个屁用。

    林铭心里想着,水面上的渔浮子突然动了动,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突然唰地一下子沉到水底去。

    连带着手上的杆子都拉得一沉。

    肯定是大家伙!

    林铭窃喜,手里一用力,鱼竿子立马拔起来把鱼线挣得笔直。

    哗啦一声。

    水底下突然滚出一个大的有些吓人的水花,隐约还能看见一道黑影一闪而逝,林铭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不会钓到什么要命的东西了吧。

    灵隐山这种地方,虽然不是什么深山老林,但是老早就听说过山里有大蛇。

    这要是逮着这么个要命的玩意儿,那……

    林铭正想着,突然手上一轻。

    鱼竿一下子就拉得老高。

    往鱼线上一看,顿时就懵了。

    鱼钩呢?

    原本线上挂着的两个大铁钩子,这会儿竟然影子都看不见,鱼线也短了一截子。

    挣断那是不可能的,这种鱼线连几十斤重的大青鱼都拉得起来,鱼竿子断了线都不会断。

    偏偏这会儿两个钩子都没有了。

    林铭也是觉得奇怪。

    心里想着之前冒出的那个大水花,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不会真惹来什么大家伙吧。

    说时迟那时快,

    眼前的水面上突然咕地一声冒出一个老大的气泡,林铭机警起来,二话不说,收起杆子就往回撤。

    一口气跑了半个小时的功夫,心里越想越不得劲,就跟猫爪子挠似的,好奇心一下子翻滚上来,连止都止不住。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

    林铭这会儿就是如此。

    一咬牙。

    横竖就是一水里的东西,还真能要了命不成。

    一转身,手里拿着鱼竿当开山的棍子,又往湖边上冲。

    一来一回一个多小时的功夫。

    等林铭跑回原本下杆子的地方,水面上这会儿已经变得很平静,什么东西都没有。

    往四周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痕迹。

    林铭松了口气。

    暗自嘲讽了自己一顿。

    这胆子……还真是白瞎了自己胆大的名头。

    就在林铭神经放松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了不远处的水草丛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刚刚放松的神经立马又拧紧起来。

    但是这会儿林铭的胆子已经大了不少,小心翼翼地从岸上拐了老大一段路凑到水草密布的岸边上。

    虽然痕迹不是很清楚,但是林铭还是发现了藏在水草里的东西。

    壮着胆子。

    挽起裤脚下了水,用手里的鱼竿戳了戳那一团东西,丝毫没什么动静。

    林铭一咬牙,淌着水走了几步,心里还是虚的很,手伸出去都有些发颤。

    心一横直接朝那东西抓过去,一用力提起来。

    哗啦一声!

    林铭顿时就像是被人摁住了脖子似的,吓得一屁股坐到了水草堆里,身上立马湿透了大半。

    但是湿透了也不及手里的东西给他造成的震撼。

    黑乎乎的一坨。

    有些类似于包裹但是又不是包裹的玩意拎在手里。

    林铭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水草堆里拽出来拖上岸。

    仔细一打量,

    是个蒙着眼罩带着大管子模样的古怪玩意儿。

    林铭立马就认出来这是那啥…潜水服。

    脑子里立马就浮想联翩。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潜水服呢?

    潜水服怎么会出现在灵隐山的水湖里呢?

    难道有人吃饱了没事干,千里迢迢跑到这么个山旮旯里来潜水?

    这不可能!

    林铭很肯定。

    要潜水,那也应该去马尔代夫巴厘岛夏威夷,而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灵隐山的这个湖里,既没有珊瑚又没有海鱼,除了……

    咯噔一下。

    林铭强大的三维立体空间想象能力,在漫漫人生的19个年头里,终于头一次用到了正道而不是美貌上面。

    防空洞!!

    肯定是防空洞!

    林铭不加思考,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这个潜水服背后的目的,肯定是跟防空洞有关。

    政府建这个防空洞的时候,林铭还没有出生,建好都已经过了将近30多年。

    但是灵隐村的人从来就没闹明白过防空洞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一开始有人说政府是在山里建军事机场,但是这么多年,别说飞机,就连大一点的鸟都没见过。

    后来又有人说政府是在这里建导弹部队,但是导弹部队也没见过有部队的人训练。

    所以,这个防空洞里到底有什么?

    至今,仍然没有人知道。

    但是无论如何,防空洞里肯定有高度机密的东西,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否则山脚下根本就不会防护得那么严密,就连灵隐村的人都没办法进去。

    如果潜水服背后的目的真的是跟防空洞有关,那……

    那会不会被人灭口?

    下一刻,

    林铭感觉到有些头皮发麻了。

    整个人猛地惊醒过来,二话不说,跟个狗犊子似的立马趴到草面上,抬起头朝四周看了看。

    山里的环境好,草木旺盛,林铭一趴下来倒是连个影子都看不见,心里也暗自有了一点安全感。

    但是这点安全感,在林铭的视线触及到离他不到五米位置的水草丛里时,已经完全消失殆尽了。

    该死!

    还有潜水服!

    林铭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起来。

    但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他在四周仔细地找了一遍,一共找到了5套一模一样的潜水服。

    其中一套肩膀上还有自己丢掉的那两枚铁钩子。

    毫无疑问。

    林铭这会儿也明白了。

    之前上钩的所谓的大家伙,恐怕就是水底下穿着潜水服的人了。

    五套潜水服齐整整地摆在一起,林铭浑身都有些发抖。

    自傲的美貌此时并没有让林铭的胆子变得比平时更大,相比于美貌这个特长。

    林铭此刻发现,还是胆子大比较好。

    屏住呼吸,

    林铭并没有思考太久,而是很快把这几套潜水服藏进了不远处的草窝子里。

    随即拔腿就朝湖对面的防空洞入口处跑。

    林铭虽然胆子不够大,但是好奇心往往能让人迸发出超越常态的勇气。

    耳边呼呼的风声让林铭长了19年的身体,头一次出现了紧张、兴奋、激动还有点小亢奋的交叉情绪。

    “不行,万一真的是敌特分子,那我肯定干不过,就这么冲过去,不给人突突了才怪!”

    林铭突然刹住脚步。

    脑子里一片混乱。

    此时林铭距离防空洞的入口已经不到百米,前面的水泥墩子和警卫亭都清晰可见。

    墙上还刷着“联盟政府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的鲜红字样。

    就在林铭迟疑之际,

    石墩子左侧的排水沟里,一道黑影已经进入了林铭的视线。

    赫然就是一个躺倒在沟子里的人影。

    完了完了!

    真的是敌特分子。

    林铭的心脏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那肯定是尸体。

    林铭几乎毫不怀疑,心底甚至已经有了退却的想法,但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他挪动步子朝排水沟走了过去。

    等林铭凑近,

    一股子血腥味已经吸进了鼻孔里。

    林铭几乎想立马拔腿往回跑。

    但是脚底下就跟钉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过了很久才朝尸体挪过去。

    尸体身上穿着联邦军人制服,腰上的枪套都没有解开,林铭把尸体翻过来,是一个很年轻的面孔。

    此刻面部肤色还没有完全变成那种惨白色,但是模样仍然很恐惧,好在林铭不是头一次见到死人。

    尸体的胸口和腰上都有血迹,林铭脑子里立马浮现出电视里那种守卫被人捂住嘴巴两刀捅死的画面。

    心底的恐惧和兴奋情绪越发地变得强烈起来。

    林铭下意识地退开了几步,但是不论如何,林铭此刻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恐怕比他想象得还要糟糕。

    其实眼下他最应该做的,是立马跑回去打电话报案。

    所以林铭没有迟疑,几乎是决定了就要往回跑。

    说时迟,那时快。

    不等林铭跑回林子里,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突然从背后传来,随即就看到两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到了入口不远处的林子边上,正好把林铭的退路封死。

    车门被推开。

    两辆车上跑下来四个穿着作战服,脸上蒙着面罩的家伙,其中一个打了一个手势,其余的三个人立马分成两队朝入口两侧的树林钻进去。

    “不好!”

    林铭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时候想跑已经晚了,唯一能躲藏的地方就是入口那里。

    这一次林铭几乎是下意识地没有迟疑,拔腿朝入口冲过去。

    冲进入口,林铭这才发现面前竟然是一条黑不隆冬只有晕黄色光线的隧道。

    身后的脚步声渐渐传进耳朵里,林铭只好一路狂奔,一股脑冲进隧道里。

    等林铭冲出隧道,眼前的空间变得开阔许多,两侧都有通道,林铭只好随便挑了个方向冲过去,然后找到一个房间躲起来。

    此时林铭的脑子里已经完全乱成了一片,连思考的能力都急剧下降了许多。

    但是毫无疑问,

    刚刚不到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越和扭转了林铭的认知,甚至世界观。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