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一颗老鼠屎的作用

    如果林铭记得比较清楚的话,

    他应该知道,

    从入营一开始,任黑子就已经说过,在猎人训练营,

    永远都只有两种人。

    这两种人自然不可能是男人和女人,

    简单地说,

    除了自己人,就是敌人。

    而在任黑子和教官团一众教官的眼里,

    林铭的作用,

    大概有点类似于旧革命时期的星星之火。

    伟大领袖曾经有过论断,星星之火,如果火势够大的话,足以燎原。

    像林铭这样的人,

    对自己人而言,那是能把个人作用发挥到极致,一己之力挽救局势的英雄。

    但是对敌人来说,

    与其说是一个关键敌人,不如说是一颗毒瘤。

    或者说,

    一粒从好人的队伍里掉进怀人堆里的老鼠屎。

    二十年前,

    任黑子自知没有成为英雄的可能,所以选择当一粒老鼠屎留在猎人营地。

    作为猎人基地的总教官,

    他的作用就是培养更多的第一种人。

    而任黑子也很清楚,

    林铭就是那种具备成为英雄潜力的新兵。

    所以,他的想法自然没有局限在仅仅只是为了看看林铭到底有多大的潜力这么简单。

    当然,

    搭上一次培训来试试一个新兵蛋子的水准这种事情,恐怕整个猎人基地也只有他才做得出来。

    不过在希腊神话里,

    英雄总是悲情式的人物居多。

    任黑子的文化程度不高,

    但是很显然,

    他对这种罗马人或者希腊人笔下的故事似乎情有独钟。

    所以在林铭不知情的情况下,

    他的考核结果其实早就已经注定了。

    按照规矩,

    周六的上午,营地里并没有听到军号催促。

    第二天早上,

    负责升旗的值班兵锃亮的靴子踩在地上发出齐整整的声音。

    这种声音多半有扰人清梦的嫌疑。

    但是因为上午没有训练科目的原因,林铭自然乐见其成地躺倒天亮。

    一直到王一然从外面晨跑回来,

    这才瞪大眼睛看着王一然靓丽的身影在宿舍里进进出出。

    鼻息里嗅着王一然身上飘散出来的那种既有一些青春洋溢又带着一丝军人的干练和爽利的味道,

    林铭整个人都有一种醉生梦死,宁愿就这么睡死在营地里的错觉。

    洗漱完,

    王一然见这家伙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立马丢了一个白眼过来,随后就问到:“参加考核的申请表你交了?”

    “交了!”

    林铭下意识回答。

    “我刚才瞅了一眼,校场那边似乎有老兵在传授考核的经验,不过这会儿应该快要结束了。”

    呼啦一声爬起来。

    林铭陡然瞪大眼睛。

    “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早说晚说对你来讲有区别吗?”

    王一然戏谑的样子顿时让林铭有些气得抓狂。

    怎么没区别?

    简直太有区别了!

    不都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吗!

    自从知道第一轮考核并不是以完成考科目标来计算成绩,而是按照完成目标的快慢来决定胜负。

    林铭脑子里就一直想着怎么把参加考核的另外28个人全部干翻。

    如果能用下三滥的手段,

    他甚至都不惜出卖色相。

    偏偏王一然一早上就给他扔了这么大一颗炸弹,林铭不急都不可能。

    好在六月天的雨,

    来得快去的也快。

    脑子里转了一圈,

    林铭想想道理是这个道理。

    早说晚说似乎区别不大,

    即使知道那些老兵在传授经验,以他的性子,十有八九会不屑一顾。

    说白了。

    考核的内容年年都不同,

    最终能不能通过,终究还是看实力。

    所以惊诧过后,

    这家伙竟然立马又躺下来,翘着二郎腿,赫然一副地主家的傻儿子,整天想着跟哪个小丫鬟玩亲嘴嘴游戏的小模样。

    王一然看在眼里,

    心里都在滴血。

    好大的一顶黑锅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廖教授砸过去。

    老头子你真算是瞎了眼了,

    才会让她跟着这么个混蛋来参加什么破训练。

    没给人训死,

    迟早要被这家伙给活活气死。

    “你真打算参加这次考核?想清楚了?”

    见他丝毫不为所动。

    王一然也有些确定这一次鼓动林铭去参加考核到底是对是错。

    毕竟机会只有三次,

    林铭这半年的表现虽然一天比一天好,但是这个家伙向来就不按常理出牌。

    如果真丧失了这么一次机会,后面两次的压力可就要增加不少。

    说不定连带着她跟何小武也要在这个破地方多待两年的时间。

    “这有什么没想清楚的,不就是参加一次考核,对了,何小武也报名了,咱们三个人一起来的,总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王一然有些摸不到头脑。

    侧目朝林铭瞥了一眼。

    然后问道:“所以呢?”

    “所以我帮你也交了一份申请表!”

    ……

    “你说林铭这小子会不会被王一然给活活打死?”

    “我看不大会!这小子滑不溜秋的,顶多多一只熊猫眼。”

    走廊外,

    听到屋子里林铭哭鬼狼嚎的声音。

    何小武跟身侧的队友闲聊起来,眼神不住地往宿舍的方向飘。

    似乎对这种泼辣媳妇教训傻男人的情形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

    不过何小武脑子里却清楚得很。

    王一然想把林铭那混蛋活活打死!!!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不信。

    就是整个营地里的人全都死光了,这家伙肯定也会活到最后。

    论起脸皮厚和无耻的程度,别说一个王一然,就是十个估计也顶不上那小子一个人。

    结果也显而易见。

    推开门。

    见林铭一脸轻松地走出来,

    两人抬眼看了一眼就不再说话。

    该吃吃,

    该喝喝,

    面前一大盆水煮肉片三两下的功夫就只剩下一点汤水。

    林铭也不客气,

    端起盆子呼噜两声就喝了个精光。

    完了舔了舔嘴唇。

    “小武哥,洗筷子水我反正是喝了,但是你晚上说的梦话我也听见了,回头咱们好好算算。”

    “算什么?”

    何小武一脸的魔怔。

    “算算你晚上做梦的时候到底喊了多少次你想打死任黑……”

    话没说完。

    何小武已经死死地捂住林铭的嘴巴。

    盯着站在边上的任平,脸上讪讪笑起来。

    “那个任教官,你别听他胡说!”

    “是吗?他说了什么?”

    任平脸上很平静。

    但是一转身,

    狂风暴雨已经倾盆而下。

    “今天的休息取消,所有人,30公里越野跑,现在开始!”

    身后顿时一片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