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理由

    在猎人训练营,

    新兵的称号并不会把入营时间的早晚作为参考标准。

    而是以是否通过训练来判断。

    所以,

    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在这里也是从头开始。

    当然,

    接受的训练科目,除了仍然会从体能开始以外,包括射击、格斗、潜伏等等在内,强度都会前所未有地提升。

    同样,

    在这里,

    考究是不是新兵,其实意义不大。

    因为除了教官团以外,包括何小武这种早就已经通过训练考核的老兵,对于即将到来的考核,把握也没有太大。

    这就跟老师傅通不过驾校测试是同样的道理。

    只是让林铭有些意外。

    对自己是否能够顺利通过考核这件事情,王一然的想法明显比何小武要清楚。

    齐耳的长发梳拢,用皮筋扎成马尾,耳侧的刘海俏皮地贴着脸。

    大概是刚刚洗过澡的原因,身上还散发着沐浴露的味道。

    按照猎人基地的规矩。

    礼拜天有半个休息日可以用来调整训练状态。

    林铭通常都会在周六晚上的头脑风暴活动结束之后,美美地泡上一次热水澡。

    然后捧着那本被教官团称为“战场生存指南”的《野外逃脱技能》仔细推敲。

    不过很显然,

    相比于那些实用的陷阱技巧。

    林铭似乎对指南里面关于如何高效的使用野外条件补充食物的描述更有兴趣。

    按照他的理解。

    野外生存的前提,并不是保证自己不被敌人发现,而是首先保证不被饿死。

    “我听何小武说你不愿意参加这次考核?”

    换上一件明显有些偏小的作训服,王一然嘴里这个问题大概憋了不短的时间。

    同处一室将近大半年的时间,对林铭她大概也了解的差不多。

    这家伙明显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性子。

    真要跟他争锋相对。

    除非任黑子那种拿着鸡毛当令箭,偏偏林铭还只能干瞪眼的存在。

    其他人最后恐怕都要弄得一地鸡毛还没什么结果。

    除了她。

    大概也只有何小武最了解林铭这种顺毛狗,只能顺着撸的性子。

    “参加啊,为什么不参加,黄黑脸都说了,通过考核就给我上军衔,有好处不要那我不成了傻子。”

    合上书本。

    林铭突然来了兴趣。

    当然,

    兴趣点跟王一然似乎不在一个频道上面。

    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个人探讨的是同一个问题。

    关于这一次考核,

    林铭早就打听得很清楚。

    按照猎人基地的规矩,

    每个新兵都有三次参加考核的机会,第一轮考核是在入营半年后开始进行,入营的新兵可以自愿决定是否参加。

    如果三次机会之后仍然没有通过所有科目,

    那结果肯定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至于所谓的铁杵磨成针的精神,营地的那一群神经病教官似乎并不是十分看重。

    用任黑子的话来说,

    一个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三次的兵,在战场上,唯一的作用就是给敌人增加战绩。

    所以,对于是否参加第一轮考核,基本上入营的新兵都会十分慎重。

    恐怕也只有像林铭这种菜鸟,才会考虑通过考核是不是会拿到军衔,而不是考虑万一考核没有通过就会葬送一次机会的问题。

    “除了这个呢?你就没有其他的想法?”

    烂泥巴扶不上墙,

    对于林铭这种思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想法,王一然除了干瞪眼,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这家伙装起愣起来,软硬兼施都没有任何用处。

    按照她的脾气。

    能这么轻声细语地跟林铭认真讨论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那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已经在她脑子里想了不止一遍。

    当然,

    问题的关键还在林铭身上。

    “要不然呢?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这可是任黑子说的。”

    似乎蛮有道理。

    但是这家伙肯定不是在想这个问题。

    王一然并没有打算轻易放弃。

    “任教官的话你也相信?”

    “不相信!”

    “不相信那你还……”

    “我可以不相信任黑子,但是我相信黄黑脸。”

    王一然顿时有些语塞。

    跟这种神经病一样的家伙讲话的确累!

    “不过你放心,如果真要考核的话,我肯定会全力以赴。”

    沉默了大概几秒钟,

    林铭突然很认真地说道。

    王一然有些惊讶。

    “我可不想一直待在这个鬼地方,我是来当兵的,又不是来受虐,再说了,这地方除了男人就是男人婆,连个像样的女人都没有,我的优势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你再说一遍!”

    王一然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可怕。

    “说啥?”

    “这里除了男人还有什么?”

    “我忘了!”

    “混蛋,你给我去死吧!”

    嗖地一声。

    黑影直接朝林铭头上砸过去。

    “王一然,你别以为你是女人就可以肆意妄为,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就把你上厕所没带……”

    “你给我闭嘴!”

    脸色涨得通红。

    王一然几乎是林铭嘴里的话刚刚脱口而出,一条修长有力的美腿已经径直朝他踢了过去。

    小腿被林铭抓在手里。

    姿势略显得有些奇怪。

    “你给我松手!”

    “不松!”

    “你松不松?”

    “不松!”

    “我不踢你!”

    “也不准动手!”

    “不动!”

    “这还差不多!”

    猛然松开手,一把将王一然推开,林铭脸上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

    “看不出来,还挺软的。”

    “你混蛋!”

    ……

    再次沉默起来。

    林铭继续捡起被王一然砸到地上的书,摊开看的津津有味,嘴里时不时地发出啧啧的声音。

    眼睛盯着书里面的插画,眼睛都快看直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看的是什么东西。

    鬼才知道这家伙这会儿脑子里想的全是吃的。

    什么烤蛇肉,生鱼片,油炸蝎子……

    等等!

    有谁上战场还会带食物用油?

    不过林铭似乎已经忽略了这个问题。

    “其实,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不用跟着我一起来这个鬼地方,是不是廖教授给你交代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灯光突然暗下来。

    林铭知道大概是熄灯的时间到了。

    合上手里的书本,突然小声问道。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难听,什么叫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家伙嘴里就没冒出过什么好听的话,

    不过王一然也难得温柔一次。

    “我问你个问题?”

    林铭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

    “廖教授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让你来跟我培养感情?”

    王一然没说话。

    “被我猜中了?嘿嘿,我就知道,果然是这样。”

    仍然很安静。

    林铭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心情突然好起来。

    这么一来,

    那所有的事情就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王一然好好的通信兵不做,偏偏跑到猎人基地这种鬼地方受虐。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更好的理由。

    否则凭廖教授的地位,随便给她安排个什么任务,那还不比受虐强。

    林铭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完全没意识到此时王一然已经忍到爆发的边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