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半年

    落日的余辉笼罩在沙漠上。

    枪声回响。

    砰!

    砰砰!

    静静地趴在沙地里,一道道人影机械地重复着几乎是一样的动作。

    瞄准!

    屏气凝神!

    然后扣动扳机!

    砰!

    子弹穿透不远处的目标后消失踪迹,计分器很快就将射击结果传输到耳麦中。

    然后再次拉动枪栓!

    继续瞄准!

    然后扣动扳机!

    在灵隐村,

    半年的时间,足以让一条小牛犊子长成…一条大牛的模样。

    也足以让一季种子埋进土里,然后获得丰收。

    当然,

    大姑娘还是那个大姑娘,

    小伙子还是那个小伙子。

    无非就是腊月里长的冬膘夏天成了翻滚的肉浪。

    但是对于猎人训练营里参加集训的众人而言,半年的时间,最大的变化就是将近500余人的数量变得只剩下100人的样子。

    极限体能训练!

    紧接着就是长途奔袭!

    从一开始的5公里!

    到后面的10公里!20公里!30公里!

    数字在不断变化,但是教官团嘴里蹦出来的口号几乎没有一个字的变化。

    林铭有时候会忍不住去想。

    这些家伙是不是除了那几句话压根就不知道其他的话该怎么说。

    要是老子当教官,

    起码也得加两个字吧!

    想归想,

    脑子里仍然不敢松懈。

    半年的时间,身边的人数在不断锐减。

    近乎地狱式的训练,即使身经百战的老兵,也经不起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磨砺纷纷从队伍里退出,林铭一度认为自己很难坚持到最后。

    事实上,

    不只是林铭。

    包括何小武和王一然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他坚持不到最后。

    事与愿违的是,

    有一种人堪称打不死的小强。

    眼睛死死地盯着500米开外的电子靶,林铭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重新装填好弹匣。

    耳中传来上一轮射击的结果。

    十发命中,90环,成绩好的有些超乎意料。

    不过距离林铭的目标似乎还有一段距离。

    “小武哥,赌不赌?”

    舔了舔已经有些发干的嘴唇。

    林铭信心满满。

    眼睛毫不示弱地朝身侧趴着的何小武瞥了一眼。

    “不赌!你小子那点心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小武哥,你不是怂了吧?”

    “别闹!任黑子在那盯着呢!”

    朝四周扫了一眼。

    林铭哼哼了两声,对何小武的提醒不以为意。

    任黑子的眼睛再亮,也顶不住头顶上的太阳发光发热。

    这半年来可没少受他折磨。

    身上的皮都快脱了一层。

    好在皮厚肉糙经得起折腾。

    “听说马上就要开始第一轮考核,你小子有多大把握?”

    何小武开口。

    林铭点了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凝重。

    “我知道,不过不好说,听说第一轮考核能通过的人最多只有十分之一,咱们这里还有百多号人。”

    一句话说完。

    立马就跟淋头一盆冷水,浇得心里丝毫没了脾气。

    十分之一的通过率。

    的确有些低了。

    但是任黑子的手段,林铭心里清楚。

    如果是黄黑脸,十分之一的事情肯定是说到能做到,但是任黑子……谁也不敢打包票。

    能把500号人折腾到不到100出头的样子,要不是林铭知道猎人训练营挑选的都是精英,十有八九肯定会以为这家伙是故意在找茬。

    这哪里是在挑人。

    做清道夫还差不多。

    “黄队那里怎么说?”

    猎人训练营是全封闭式的训练,别说林铭,就是背景再牛的也大有人在。

    上次还听说有一个军区首长家的二儿子被任黑子一脚从直升机上面踢了下去。

    这家伙,

    翻起脸来,谁都不认。

    要想从外面打听到一点消息,或是把消息传出去,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

    好在黄韬还有点门路,多少能是不是传递点信息进来。

    何小武虽然不开口,但是林铭知道这家伙肚子里肯定憋着什么主意。

    “黄队说了,你小子要是能通过这一轮考核,回去就给你上军衔。”

    “真的?”

    “比真金还真!”

    一说到金子,林铭肚子里就直冒火。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哪壶不开专挑哪壶。

    “上多大的?少校有没有?没有少校我才懒得干。”

    好小子!

    本事不大,口气真不小,开口就是少校!

    一句话差点被这混蛋憋得透不过气来,何小武也是没脾气。

    老子混了十几年才混个少校,你特么通过一次考核就想上校级衔。

    这胆子…真是够肥的。

    “那你爱咋地咋地,大不了再呆两年!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小武哥,你这样就不对了!”

    林铭赶紧改口。

    两年?

    别说两年!就是两个月他都不想继续待下去。

    这地方,

    是人呆的吗!!!

    “咋不对了?”

    “太怂啊,做生意还得还价不是!”

    “少校你是别想了,给你上个少尉还差不多,再说了,你以为军衔是大白菜,随便一伸手就是一打,一开口就是箩筐?”

    “这不是特殊人才特殊对待嘛!”

    “你算哪门子人才??”

    林铭顿时不说话了。

    手中连连扣动扳机!

    砰!

    砰砰砰!

    十枪!

    98环!

    举起有些发热的枪口,林铭朝何小武的方向晃了晃示意。

    “什么时候你能打到十发红心再说!”

    “算了!那我还是继续在这里待着吧,早晚跟王一然生一只足球队回去,看你们红眼不红眼。”

    气氛顿时沉默下来。

    林铭有些纳闷!

    有些不对劲!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通讯频道里笑得气喘的声音。

    “你再说一遍!”

    林铭顿时浑身的鸡皮疙瘩直往外冒。

    一把抠掉耳中的微型通讯器愣了愣神。

    卧槽!

    谁特么给老子转到公共频道来了!

    “何小武,你给老子玩阴的!!!”

    “那个…王一然,我口误,真的是口误!”

    说到最后,

    林铭自己都开始有些不相信口误的概率到底有多大。

    想到王一然那幅天使的面孔下面长着的是一颗恶魔的心脏,顿时就头疼不已。

    至于尊严什么的……

    林铭压根就不考虑。

    都快被折磨成神经病了,还谈什么尊严。

    在猎人训练营,最不值钱的就是尊严。

    “林铭,你死定了!”

    ……

    落日的余辉完全从地平线上消失。

    打靶归来。

    熄灯前的最后一个项目是营地里安排的头脑风暴。

    所谓头脑风暴,在林铭看来,不过是一群神经病跟着几个脑瘫在那里做脑经急转弯。

    当然,

    这种话他也只是在心底说说,真要满嘴跑火车,恐怕第一个拉出去就是他。

    任黑子从来就不是个讲究民主的人。

    小心机……用来调戏调戏王一然还可以,对付任黑子肯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关于未来的战争,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不管科技进步到什么地步,人还是关键,所以我认为多训练肯定没错。”

    “还有其他意见吗?”

    任黑子总是出现在最恰当的时机。

    “王一然,你说!”

    没人说话,任黑子的第二招就是点名。

    王一然作为训练营地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兵,吸引的注意力无疑是最多的。

    这一点林铭也不怀疑。

    人长得美,真的不光是为了做花瓶,有时候……其实还是花瓶,只不过是一只耐打耐摔还耐用的花瓶。

    “我认为,未来的战争,人是第一要素,但是脑子也很重要。”

    “你仔细说说。”

    “如果有人长了一副人样,但是顶着个猪脑子肯定也是活靶子。”

    一口老血险些从嘴里喷出来。

    林铭的脸色变得漆黑一片。

    老子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