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蜕变

    ……

    “你们想玩个游戏吗?有奖品的那种!”

    “没有?”

    “真没有???那你们可别后悔!”

    校场上,

    巨大的回响犹自在耳边荡漾,但是即使头顶着烈日,整个校场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影仍然鸦雀无声,没有人发出一丝响动。

    任由扩音器里那道贱贱的声音不断冲击着耳膜。

    这是接受训练的第25天。

    即使是再傻的新兵,此时也知道声音的主人并不如它的外表那么具有欺骗性。

    站在人堆里,

    脚底下蒸腾的热浪不断冲击着早就已经蒙上一层盐渍的皮肤,汗水几乎是刚刚从毛孔里渗出来。

    还来不及凝聚成汗珠紧接着马上又被蒸发掉。

    看着那个拿着扩音器的混蛋脸上一副欠揍的表情。

    林铭肚子里不禁暗骂。

    后悔?

    后悔你娘!

    狗日的东西!

    原本以为黄黑脸已经算是最无耻的家伙,但是经过大半个月的折腾。

    林铭这才明白黄黑脸那点手段压根就不算什么。

    像什么睡到半夜吹哨子紧急拉练。

    洗澡的时候往澡堂里扔烟雾弹。

    裤子脱了一半就听到枪声光着屁股蛋子往外面跑。

    饭刚吃了一口还来不及填饱肚子就吹集结号……

    等等各种折腾人的手段简直就是层出不穷。

    “太可惜了!既然没有人吱声,那我就只好一个人独自享受奖品了。”

    顶着晒得人身上几乎要脱掉一层皮的烈日,任平伸手把校场前面那瓶放在沙丘上的矿泉水捞进手里。

    拧开瓶盖。

    随即仰头咕咚咕咚地倒进喉咙里。

    喉结清晰可见地蠕动着。

    站在人群里。

    林铭舔了舔已经干得快有些开裂的嘴唇,喉咙里每咽一次口水都一阵发干地疼。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仰头喝水的混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任平这个混蛋戏弄了,林铭可不想继续上当。

    但是即使如此。

    肚子里的馋虫仍然止不住地蠢蠢欲动。

    对于地处沙漠的众人而言。

    饥饿并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明明知道面前放着一瓶味道堪比甘泉的矿泉水,但是却没人敢动。

    “你没事吧?还能坚持不?”

    朝身侧的王一然瞥了一眼,林铭忍不住开口问道。

    自从知道两个人被分到同一个宿舍的事实已经不容更改之后,林铭索性也不挣扎。

    在旁人眼中,跟整个基地里最漂亮的女兵住在一起肯定是极为令人艳羡的美差。

    但是个中滋味如何,只有林明这个当事人才最清楚。

    “不想被拎出去就闭嘴!”

    冷冷地瞪了林铭一眼,王一然低声骂道。

    但是干燥的喉咙里那种刺痛感仍然让她好看的眉头皱了皱眉。

    “好了,时间到,所有人听我命令,原地休息五分钟!五分钟后,全副武装往西,二十公里急行军,还是老规矩,如果有人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法达到指定地点的话,那就自觉背起你的东西走人。

    记住,这里没有孬种!”

    听到哨声。

    几乎没有人说话。

    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几乎没有人坐下来,因为屁股底下经过一天炙烤的沙粒,散发出的高温足以带走身上大半的水分。

    所以众人更多的是站在原地把背上的背包放下来,嘴里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争取每一分钟恢复体力。

    实在是忍不住的情况下,才会掏出背包里的水壶抿了抿水壶里仅剩不多的几口水。

    作为极限体能训练的附件条件之一。

    每个人的水壶里,水量都是固定的,对于在高温下接受训练的众人而言,那一小半瓶水几乎是全天的水量。

    所以如果不是道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敢奢侈到大口灌进嘴里。

    “你行不行?要不要再喝一口,我里面剩下的比你的多。”

    抿了口水。

    刚刚把干得快要着火的喉咙稍微润湿一点,强忍住肚子里那种仰头灌下去的冲动。

    林铭立马就把水壶盖上朝王一然递过去。

    “不用了,等会还要急行军,我喝完你的你等会怎么办。”

    摆了摆手。

    王一然侧目朝林铭看了一眼。

    在一个月前。

    王一然根本就无法想明白为什么老头子一定要强迫她答应跟林铭一起到猎人基地接受猎人训练,甚至变态到要求她必须跟林铭同住在一个屋子里。

    但是一个月后。

    即使是王一然也不得不服老头子近乎变态的要求背后那种精准到可怕的洞察力。

    这家伙不是一般人王一然是早就可以肯定的。

    但是即使如此,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林铭的表现仍然让她诧异得无法理解。

    按照猎人训练营的选拔标准,林铭的条件根本就达不到入营的条件。

    即使侥幸入营,王一然仍然认为林铭坚持不到最后。

    这才刚刚一个月的时间,原本入营的时候将近500人的数字,现在已经直接切掉了一半还多,剩下来的刚刚200人多几个。

    但是让王一然吃惊的是,林铭这家伙竟然还在剩下的这200人里面。

    不仅仅如此,

    在剩下的这200人里面,包括王一然自己,林铭的体力,还有反应能力,恐怕都排在前列。

    如果不是每天都跟这家伙在一起,王一然甚至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好了!所有人开始行动!快快快!磨磨蹭蹭的干什么,你们都给老子记住,我们这里没有孬种!没有孬种!要想最后留下来,那就都给老子冲,快!快!”

    急行军的命令下达。

    王一然脑子里来不及想更多的问题,立马背上行军背囊和全副武装开始跟着众人一起西出营地往目标地点狂奔。

    扑面而来的沙粒和热浪不断冲击在脸上,脚底下细如粉末的沙子不断增加着行军的阻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不断有人掉队。

    但是此时没有人去管他们。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一旦掉队,那结果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被清理出局。

    而失去这次机会,至少在两年内他们都不会被再次批准获得进入猎人训练营的受训资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距离目的地也越来越近。

    但是沉重的步子不断考验着所有人的耐性,也压榨着体内最后的一丝体能。

    此起彼伏的沙丘上。

    越野车呼啸而过。

    任平紧抿着嘴唇,双目环顾着一道道在沙丘上奋力前行的人影,脸上的表情平静得有些可怕。

    “都给老子快点!你们现在的样子,连一只乌龟都比不上,将来还谈什么猎人,上了战场,你们就是敌人眼里的活靶子。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像个爷们一样往前冲!”

    “任队,你感觉那个叫林铭的新兵怎么样?”

    目光穿透人影落到林铭身上,任平身侧的教官突然开口道。

    “还不错,比我想象中要强一些,就看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了,黄韬那个混蛋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找到了这么个苗子。

    对了,昨天的体测结果出来没有?”

    “出来了!结果跟上一轮差不多,这家伙的指标又增加了一大截,达到了超过正常人5倍的标准,我看时机已经可以了。”